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大腦電波 | 13th Feb 2009 | 港聞港事 | (1062 Reads)
農曆新年前,一個不負責任的貨車司機,醉酒駕駛駛上青山公路,攔腰撞倒一架的士,這成的士司機和五名乘客死亡的慘劇。

事件過了半個月,仍然記憶猶新,大家仍未停止討論。

今次已經不是第一宗因為醉酒駕駛引致他人死亡的事例,而且今次是害了六條生命,毀了六個家庭,令人心酸。剛巧新的酒後駕駛條例最近生效,加重刑罰,及讓警察有更大權力去截查酒後駕駛,引發市民對於酒後駕駛標準的討論,甚至有人建議實施零容忍政策。

可是,運輸及房屋局長鄭汝樺指出,香港的酒後駕駛政策在世界上已算嚴厲,很難做到酒精零容忍政策,更指出部份食物包括醉雞及朱古力等,亦含有酒精成份,較難做到零容忍。

鄭汝樺的解釋實在非常荒謬,旨在不想加重警察和法庭的負擔,沒有真正顧及道路使用者的安全。根據多項醫學事實證明,酒精會影響人的中央神經系統,視力模 糊,捐害判斷速度和距離的能力,減低判斷能力,對突發事件的反應會遲緩,除了會影響司機自己安全,更會危及其他道路使用者。

酒精對於人的影響因人而異,有些人渴了一小杯酒會醉倒,但有些人渴了十杯酒仍然保持清醒。但醫學事實肯定的是,醉酒的人往往會跨大自己的能力,造成判斷錯誤,釀成大錯。

所以世界各地都會設立法則,規限酒後駕駛行為。

根據現時香港法例,駕駛者的法定酒精限度為每100毫升血液內含50毫克酒精;或每100毫升呼氣內含22微克酒精;或每100毫升尿液內含67毫克酒精。任何司機被驗出超出法定酒精限度,即屬違法行為。

如果說是香港的法律標準嚴格,不妨看看其他國家所訂下的標準。

世界各地對於酒後駕駛定下不同標準,有些國家,包括巴西、捷克、匈牙利等,更嚴格至對酒後駕駛零容忍的法定水平。即使亞洲的日本和蒙古,法定標準比香港更為嚴格。

既然有些實施零容忍的酒後駕駛政策的國家,很多都是一些比香港困窮的國家。他們也能做到,為何香港不能?

酒精不是香港人必需的飲料,我們的民族沒有餐餐喝酒的習慣,亦不是所有食物都會含有酒精飲料。司機大可選擇駕車前不渴酒,同樣也可以選擇不吃醉雞及酒心朱古力。所以,司機應該有能力去決定駕駛前不吃含有酒精的食物和飲品。

有人反過來問,我不知道吃了含酒精的食物,我被驗出含有極少量酒類食品而違法,豈不是無辜違法?

既然法例有規限酒類飲品(因涉及稅收),要列明酒精含量。同樣亦可修改法例,規定含有酒精的食品,一樣列明酒精含量,讓消費者可以得知,根據自己的身體情況決定是否購買。而餐廳提供醉雞等含有酒精的食物,亦規定要在餐牌註明。

既然部份國家的法例已經規定在食物註明是否含有酒精,相信酒後駕駛零容忍政策不難做到。為了大眾的生命安全,政府應該從速修訂酒後駕駛標準,降至零容忍水平。

參考:
Blood Alcohol Concentration Limits Worldwide


[1]

在餐牌註明列明食物酒精含量根本就不切實際,假如真是要推行,恐怕中餐館的醉雞還是西餐廳的紅酒燴牛尾等食品都會從此在香港絕跡了。


[引用] | 作者 T | 13th Feb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T
T :
在餐牌註明列明食物酒精含量根本就不切實際,假如真是要推行,恐怕中餐館的醉雞還是西餐廳的紅酒燴牛尾等食品都會從此在香港絕跡了。

我提出的建議不是在餐牌列明酒精含量, 而是在餐牌列明有酒精成份便可以.

大腦電波
[引用] | 作者 大腦電波 | 13th Feb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3]

政府該做的,應該是加重刑罰,而不是收緊執法基準.

逸之
[引用] | 作者 逸之 | 2nd Ma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