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大腦電波 | 11th Oct 2006 | 旅遊逸事 | (1480 Reads)

7月31日 (一)
地點:西安
行程:兵馬俑→華清池→驪山
天氣:上午陰雨,下午轉晴

西安是旅遊城市,有歷史聞見的兵馬俑,也有唐代的華清池,有近代歷史地位的驪山。在遊覽這些歷史性景點以前,遇到的是典型內地的秩序混亂。

 

混亂的遊五路巴士站

很多外地人表示西安混亂,其中之一個地方,就是城市的窗口-火車站。有人說西安火車站秩序差,有人說西安火車站小偷多,有人說西安火車站多旅遊兜客。前二種東西我沒有遇上過,可能西安市的確有心治理,第三種我也遇上,當然我事前知道了一些,不會上當。

兵馬俑、華清池、驪山,還有我沒有去的秦始皇陵,是西安東線的主要旅遊景點。其實他們的位置並不在西安市上,而是在距離西安以東三十多公里外的臨潼市。往這些景點,其實在西安火車站乘坐遊五路線巴士便可以,即一些旅遊書所指的306路巴士,單程全程七元。遊五上車位置就是火車站對面的郵政賓局。

到了郵政賓局,車沒有,但遊人眾多,很多人在候車。很多自稱旅行社、自稱公交公司的人在兜客,還有一些討飯的乞丐,當然我絕不會理會他們,慢慢地等候這合法安全的遊五公交車好了。由於沒有清晰的排隊指示,每次遊五路巴士一到,很多遊人都擠在巴士門口,巴士慢慢走,人們慢慢在車門邊退,緊貼在車門邊,驚險非常。車開門大家便爭著上車,爭著搶位,沒有座的便被司機趕下車。我等了四十五分鐘,前後走了三輛遊五路巴士,爭到了座位,我便開始起程。

遊五路巴士的經營者是國營的西安公交公司,車身是綠色,很容易辨認。他們天天那麼多客,根本不用需要兜客。所以自稱遊五路的人員,全部都是假貨。遊五路巴士在大街小巷走來走去,然後前往高速公路往臨潼走去。

到了臨潼,一位遊五路的工作人員乘車,向乘客們介紹臨潼市貌和沿途的旅遊景點。遊五路的工作人員推薦乘客先往華清池,然後往秦始皇陵,最後往兵馬俑。我怕下午兵馬俑多人(其實西安大部份旅行團,都是下午遊兵馬俑),所以我反其道而行,先遊兵馬俑。

風雨中的兵馬俑

我下了車後,買票。兵馬俑門票要九十元,有點貴。買了票後,還要排隊接受安檢,分男女排隊,檢查得像機場一般的檢查。檢查以後,還有一大段小徑,才能到兵馬俑展館。天空突然吹大風,突然下大雨,遊客狼狽得很,紛紛找小屋避雨。本來人頭涌涌的行人小徑,都變得冷冷清清,除了打開雨傘的我以外,就沒有任何一人。我抵抗著風雨,走了五六分鐘,帶著濕淋淋的身驅,到了兵馬俑展館。

Picture

兵馬俑展館主要分三座大樓,中間的一號展覽館和左右兩側的二三號展覽館,其中一號展覽館是最大的。兵馬俑裡面的士兵、戰車、和戰馬,和真實的大小比例一模一樣。兵甲武士和戰車戰馬排列的非常整齊,很像在行軍似的。遠看好像千千百百個灰灰的人形石像,完全相同倒模似的,但其實數以百計的武士,戰袍鎧甲各不相同。他們有不同職責,不同的等級,在戰場上執行不同的角色,但全部都是為秦始皇而戰,也保護秦始皇。

Picture
Picture

二千多年前,秦代統一中國,定都長安(今西安)。秦始皇統一貨幣、文字、和度量衡,同時也動用天下百姓興建長城、興建宮殿、和興建皇陵。兵馬俑只是秦始皇陵的一小部份。當年秦始皇下令建造皇陵和兵馬俑,動用了數十萬囚犯,按照規格而建。兵馬俑就是秦始皇軍隊,其他還有表現駕車巡行的車馬坑,生前狩獵的珍禽異獸坑,又有供應膳食的食官,供祭祀用的寢、便殿,和用來養馬的馬廄坑等。

Picture

建兵馬俑是秦始皇一人決定,軍宮周詳計劃,囚犯苦心建造,建了不知多少年。可是,發現兵馬俑是一個無心的動作。一九七四年,陝西一帶趕旱無雨,很多水井枯竭。兩名農民四圍找水源,掘井期間,意外發現了一些陶俑殘片,決定報官。後來經過考古人員勘探和試掘,發現大型兵馬俑坑,就成為現在的兵馬俑展館。其實,兵馬俑坑相當之大,據說越近皇陵中央,水銀含量就越高,所以考古學家暫時都未敢發掘近皇陵的位置。我們現在看到的兵馬俑,可能只是皇陵的最外圍,但足以令大眾知道秦代的歷史史實。就算在三個展館已發掘的兵馬俑坑,也沒有發掘完成。此外,由於兵馬俑埋藏了二千多年,結構開始鬆散,考古人員挖掘時已經損毀,所以部份兵馬俑沒有頭顱,好像被斬首似的。

Picture

我遊覽了個多小時後,離開兵馬俑展館。外面有一大堆賣兵馬俑模型的小販兜客,他們一見到外國人便蜂擁而上,也有小販緊盯著我。我看了一眼,小販開價五十。我只說聲太貴,小販減我十元。不久又有兩三小販過來爭客,煩得很。經過相互講價,加上小販間互相競爭,最後以二十元一盒成交,買了一盒當紀念品了。

(未完待續)


[1]

西安於十年前我已去過了,那次我去「絲路」,首站便是「西安」了。當時普通話不靈光的我們,亂撞亂碰就闖「絲路」。
當時西安給我最大的感覺就是比較破落,作為歷史故都的它卻少了點皇城的氣派。
十年前的經歷至今很多已遺忘,但馬兵俑仍留給我一些印象,我相信開鑿這陵墓,是幾世幾代的事業。


[引用] | 作者 絮兒 | 14th Oct 2006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絮兒

相信十年前內地很多內陸城市都好破落, 同今天的繁榮已經相差好遠了.

西安好多皇城, 例如阿房宮, 已經不存在, 真的比北京少了點皇城的氣派.


[引用] | 作者 大腦電波 | 15th Oct 2006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