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大腦電波 | 12th Sep 2007 | 胡思亂寫 | (1289 Reads)

幾天前,一個漆黑又細雨綿綿的深夜,做完工作返回老遠屯門的家,下車後感覺有點異樣,雨不大,風有點微寒,環境又感覺靜得很,就急急腳跑回家了。

回到大廈,又出奇的熱鬧,大堂有三個人喧嘩,一個面部肥圓的中年女保安員,和兩個中年主婦高聲暢談湊仔經驗。我等待一部年事已高的電梯。電梯大門旁邊,有一個「香港BB」的電視機,沒有播放任何畫面,並張貼寫上「壞」字的貼紙。一切的不平常,似乎預示了一些事情。

半分鐘後,電梯到達了地下大堂,正常地開動了門。我進入了電梯,按了掣,關了門,等了十秒鐘,電梯失去了理智,發下脾氣,向上走了一兩步,便累了不走了。我再等了數秒鐘,都不察覺電梯有任何上落,感覺到自己被困電梯,嘗試按下開門按鈕,也只是開了一公分左右,便不再開動梯門。由於當時仍在地下,幸好電梯燈光仍然亮著,我毫不緊張地不停地按下警鐘,一邊拿起電話,撥打九九九報警。

九九九反應很快,不用一下等候聲便接了。我大聲呼救「困Lift呀!困Lift呀!我在xx村xx樓。」警察叫我不要收線,然後又有另一把聲音「喂,我是消防...」我再大聲重覆呼救「困Lift呀!困Lift呀!我在xx村xx樓......」說話未畢,電梯門開動了,看見保安員在門外開門。

我離開了電梯,心情舒服了許多,我便立即告答九九九,「保安幫我開了門,你們不用來了,謝謝。」然後收線。保安然後回我:

保安:「你是否打去打九九九?」
我:「是。」
保安:「你下次困Lift,不用狂按警鐘,也不用心急打九九九。你按了一下,保安便會知道,會打電話去電梯公司。」
婦人答咀:「呢個時候仲諗到咁多事情,當然打九九九啦,最容易記的。」
我:「我廿年前嘗試困Lift,當時要兩個小時後才有人救出。我再不想又困兩小時電梯。」
保安:(一邊撥電話一邊對我說)「得啦,我通知了電梯公司,你乘坐另一部電梯吧。」
我看見剛才困Lift的電梯再次走動,上了樓,看見繼續接載乘客,便對保安說:「你為什麼不把電梯暫停?再困Life又麻煩你了。」不久便乘另一邊電梯回家。

我回家後,撥電話給友人訴說,友人問我如何離開電梯,我便答有保安員開門。友人便說不知道保安員是否強行開動梯門,又說強行開動梯門非常危險,會令到電梯鋼纜鬆脫,整部電梯下墜,更加危險,叫我等消防員來開門。

第二天早上上班時,該部電梯暫停維修。到了晚上回家時,電梯燈光亮白了許多,似乎電梯已經維修好了。我心想,維修員認為我可能會投訴沒有維修好電梯,便先見之明地更換了光管,他們真有點神經質了。